最後一次依偎

聽過很多類似故事:失去了才知道珍惜,也看過很多這樣的例子:夫妻每天鬥嘴但對彼此的愛卻是濃情蜜意,我爺爺和奶奶就是出現在我生活中的實際案例。

上禮拜辦完爺爺的喪禮,他突然驟逝,任誰也無法接受,一向身體很好的他,因為一個A型流感就過世了,尤其是奶奶,突然少了一個每天陪她去買菜、買便當的人,日子怎麼過下去,還好這幾天我放假,可以陪她在家,不然一個老人家怎麼消遣孤單與寂寥。

一直以來,我都覺得爺爺和奶奶的感情沒有很好,奶奶常抱怨,以前爺爺多麼大男人,年輕時將賺到的錢,拿去賭博,奶奶則努力的賺錢養家活口,在我多少懂點大人的語言後,爺爺和奶奶幾乎每天鬥嘴,爺爺常常對奶奶罵髒話,而她偶爾默默承受,偶爾回個一兩句,就接著沉默。跟我以往認知的男尊女卑有些不一樣但類似。

從我高中到念世新大四之間,爺爺和奶奶的朋友、兄弟姊妹一個個凋零,兩個人每次都一同去村鄰里向好朋友靈堂上香,最後就剩那幾個可以一起聊天、打牌,爺奶倆人也因此比以前更常待在家,而爺爺不知道是不是悶壞了,開始出現妄想症(死亡證明書是寫這個名詞),他覺得奶奶和鄰居某位先生亂搞,每天懷疑猜忌,甚至有拿刀傷害人的傾向,家裡藏了好多尖銳的器具,他買一個,她丟一個,有時候他甚至鬧自殺,搞得全家為他的事昏天黑地。爺爺和奶奶兩個人的感情急速地變差。

在鄉下常看見的景象,莫非就是老爺爺載著老奶奶,老奶奶依偎著老爺爺,一同去買東西;或者是兩人蹣跚地走著,夕陽下牽著手散步。這兩年看到這景象,總會感嘆,爺奶為何就不能好好的過完這些日子,非得要在這時候反目,這不是真正要享受兩人時光的時刻嗎?

在這一年當兵的期間,每次放假收假,看到爺爺的眼神總是充滿空洞,有人說是著魔了,去看了醫生吃了藥,也去拜了很多神,不見顯著效用,而在前一陣子,得到了A型流感,他雙腳都站不穩,需要人攙扶。

在我前一次收假即將離開時,爺爺躺在客廳椅子,穿著薄的咖啡色外套,我扶著他的手臂,讓他坐起來,我跟他說:「阿公,我要回去了,自己要保重身體。」他望著我,眼睛裡透露出絕望、無助,彷彿希望我再多留一會兒,他說:「喔!」這一聲用盡了力氣才講出來的話,讓我心突然沉甸甸的,我感覺不到任何生命氣息,他當時可能知道熬不過這關了,儘管想要我留下來,但我依然得走,畢竟是在「當兵」。

那一刻,我想跟媽說,爺爺可能熬不過了,但當時如果迸出這句話,媽一定會嚴厲的罵我,指責我亂說話,當時我心裡亂糟糟的,千頭萬緒,不知道怎麼整理這如雜草般的思緒,很難過,也祈禱希望不要跟我想的一樣,心裡也指責自己,盡想一些壞事。

回營過了一天,晚上站完哨,看到手機有一通未接來電,是我媽打來的,按下回撥鍵,那頭傳來是救護車的鳴笛聲,媽媽的聲音哽咽,她說:「你阿公回去了,快請假回來。」聽完電話,我沉默了一會兒,就去跟所長說明請假原因。

這次回到家,幫忙處理喪事,我對於爺爺奶奶的感情,有了不同的看法。家人拿起金紙摺著元寶,一邊摺一邊聊,我媽說了一段讓我很感動的話。

「最後一次送爺爺去醫院時,他意識已經模糊,奶奶著急地攙扶在爺爺的左邊,就在扶他起床的那一刻,爺爺把頭靠往奶奶的肩上不願意動。」我媽當時含著淚跟奶奶說:「快偎過去……」奶奶也快點將頭靠在爺爺的頭上,眼淚直流,爺爺著因為發燒而喘息著,他用最後一絲力氣,給了奶奶溫暖,兩人依偎了五分鐘後,再送到醫院,這次他找不到醫院的出口了。

上個月,我跟我媽在麥當勞用餐,我媽說,她覺得爺爺是故意要氣奶奶,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,但我想應該是這樣,而其實最後的那個依偎,看得出爺爺很愛奶奶,把最後一段時間、最後一絲力氣留給了她。

這樣的結局很遺憾,無法真正表達自己的感情,用了錯的方式,表達愛。

爺爺是農人,生活過的艱苦,性格也倔強,總用大男人的氣魄,來處理事情,脾氣也不好,很難彎下腰來,更別說表達感情,難上加難。

這件事我用來期許自己,不要口無遮攔,對身旁的人好一點,適時地表達對他人的愛與關心,免得分開後有所遺憾,愛真的要說出來,不管對朋友、情人、家人,一個動作,一個表情,一點點陪伴,留給自己最親愛的那些人。

推薦閱讀

相關文章

  • 暫無相關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  1. 或許有些人只是不懂得表達他們的愛,
    亦或是用錯了方法,
    總要等到大風大浪過,或是失去之後,才懂得珍惜,
    或者把自己心裡真正的想法表達出來,

    就像是昨天看了「勇敢傳說」,
    如果你還沒有看過可以去看看~~~
    就不再這邊劇透了xD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