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影評】賽德克‧巴萊(下)彩虹橋Seediq Bale

鎌田彌彥:「我怎麼在這遙遠的台灣島上,看見我們消失百年的『武士精神』!是因為今年的櫻花開得較艷紅嗎?」小島源治回答:「不,現在還不是櫻花盛開的季節,今年早開了。」

Seediq Bale鎌田彌彥-001

不是戰死便是自盡

下集彩虹橋,主要呈現的主題就是這個了!我認為彩虹橋的意涵其中之一就是「光榮的死亡」,也是生命的另一種延續與團聚。

《彩虹橋》整部片也都是血腥的打打殺殺,但都只為了呈現最後面的主題,莫那魯道說:「孩子請原諒我,我不願意入侵者來玩弄我的身體。」於是他在最後一刻消失,遺骸在四年後才被找到。

結局將故事加倍「美化」了,怎麼說呢?

整體的故事情節有「合理化」與「美化」,充滿了殺戮,而這個殺戮是建築在部落的尊嚴,反抗異族統治,重回祖靈的信仰,賽族的出草因此合理化,另外在賽族文化上的闡述也是合理化的因素之一。

「美化」則建立在顏色與對比上面。結局利用鮮紅的櫻花,與血的顏色作結合,我認為赴義的鮮血染紅了櫻花,促成它的早開的鮮豔,大自然也呼應著賽族的光榮精神。

最後死而不屈的精神讓本來倔將工具理性的日本人動容,一連串的關係,來講述霧社事件中的賽族。

這兩個催化劑的角色:小島源治、巴萬那威

Seediq Bale巴萬納威-002

( ↑ 巴萬那威)

Seediq Bale小島源治-001

( ↑ 小島源治)

上一集戲份極少的巴萬,這一集出盡鋒頭,整個是那群「小賽德克巴萊」的領導者,他們卡在堅強與軟弱的中間,表達出來的恐懼感與堅毅也各半,因為他們也崇尚著彩虹信仰,想勇敢的殺敵,卻因為飢餓與疲累,想快點作最後決戰, 讓電影多出了一種不一樣的情感。

小島源治則是導致屯巴拉社與馬赫坡社對立殺戮的關鍵之一,他的家人在大出草時被殺光,他一直認為鐵木瓦力斯所率領的屯巴拉社必須為他而戰。

女人們啊!

Seediq Bale wemen-horz

女人就為了成就男人的靈魂而犧牲,雖然對女性的自主性有點貶抑,但是在最後一幕,女人們幾乎選擇了「先到彩虹橋的一端等待」而上吊自盡,為了不拖累男人們、不多消耗糧食,女人們對於死亡亦不恐懼,因為她們有男人,總有一天會再相會的。

雖以現代性來看的話,這是一種不好的男性中心的霸權,可是在影片中,這種精神很令人鼻酸,女人或許不服,但「射日英雄」既然勇敢地出草了,女性的堅毅與不屈也是該展現的時候!

最後還是要讚嘆一下,配樂的雄壯以及好聽,主題曲的動人程度,令人敬佩,詳情請看

推薦閱讀

相關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