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影評】哭聲 The Wailing

假如你想用一般的邏輯去理解這部電影,可能會完全看不懂,就算看懂了,到了最後還是會霧煞煞,而阿龜看完整個腦袋就是想解開整部電影的謎題,因為到了最後根本無法分辨正邪,視覺聽覺加上腦力激盪,真的非常享受。(圖片/GaragePlay)

哭聲

相信眼睛所看到的?

循著電影所拋出的線索,慢慢一步一步解開謎團,不要以為這麼簡單,當你要解開之際,又將整碗水打翻,一個大翻轉,好人變成壞人,壞人變成好人,一個小鎮的村民接連死亡,本以為是誤食毒菇所造成的,但越來越詭異的事件,讓主角警察開始懷疑並追查,直到自己家人也染上怪病,悲劇開始上演。

導演其中一個想讓大家了解的點是,有時候就算你眼睛看到了,也不一定分辨得出,誰是好人誰是壞人,很多事情容易被外表蒙蔽,而且也不用相信那套「用心就可以看到」的鬼話,就算再怎麼想救家人,再怎麼真誠努力,人還是很容易執著於外表眼前所見,看不透面具底下真實的臉龐。

在最後幾幕,基督教的一位信徒,直搗大家認為是殺死這麼多人的日本巫師巢穴,然後質問他:「你到底是誰?」但是在信徒的眼裡,他已經是一位惡魔、壞蛋、殺人兇手,日本巫師看透他的心理「你都認為我是惡魔了,何必問?」信徒雖然被看透依然假裝公正,從他各種行為表情,已經無法改變他對於日本巫師的想法,「已經認定日本巫師是壞人」,卻還要假裝公正的審判,這是我們社會中常出現的事情,所謂的公正也已經摻雜了部分或嚴重的偏見。

哭聲2

走火入魔的極端信仰

感覺導演在剪輯上下了很多功夫,讓整個情節看起來是串在一起,卻是又分開的,每一條路線看似都說得通,但又不是那麼踏實,因為你會發現,「欸另一個解釋方式也可以」,例如日本巫師和韓國巫師同時在作法的橋段,就能讓劇情有多個方向,解釋歧異!當你心中已經往一個方向解讀,結局又必定能打翻你的所有論調。

當你認定這一個人是正義的一方,另一個就是反派,沒有可以通融的餘地,就也是因為我們每個人的自我中心強烈,我所堅持的就是正派,我所想的即是正確,你講的話完全是假,而當這信仰堅定到一定程度,就會走火入魔。

哭聲3

正常人到這裡都會認為日本巫師是壞人,替主角作法的巫師是好人,但在韓國巫師作法的過程越來越荒謬,主角女兒跟著作法過程越來越痛苦(跟日本巫師一樣痛苦),你會開始推翻自己的論調,轉到另一個方向思考,會不會日本巫師其實是好人?然後又朝另一個極端走去。

感覺就像是被導演愚弄了一樣,因為你的極端個性,被導演猜個正著,也就因為如此導演的剪接手法與敘事手法才有辦法把你騙得團團轉,正中下懷。

其實要往哪個方向解釋都可以,這部電影中含有兩個敘事劇情,最後的女鬼摸不到,卻為了主角家人即將全滅而坐地難過,而日本巫師化成惡魔卻真實存在,韓國巫師到最後卻跟日本巫師做同樣的拍照動作。

善惡從來都不是二元極端對立,在這個電影裡,就是看你怎麼解讀,「善非全善、惡非全惡,才是最正確的解答」。

哭聲4

不討好觀眾 也不只求藝術

「哭聲」厲害的地方是,它是一部藝術作品,但也不完全曲高和寡,電影中驚悚、懸疑、推理、親情與友情都具備,卻利用剪輯的藝術、敘事的高度與意義的融合,讓整部電影處在中間地帶,觀眾能享受在電影中直到最後一刻。

哭聲5

預告片

推薦閱讀

相關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