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影評】大佛普拉斯 The Great Buddha+

《大佛普拉斯》全程台語,導演黃信堯又是台南七股人同鄉,講出來的台語口白超級親切,黑色幽默逗著大家哈哈大笑,不過幽默的背後卻透露著無奈與悲哀,小人物、有錢人的階級對比,黑白與彩色人生,演員和口白還會跟觀影者互動,描述社會「真正邊緣人」的日常。

旁白以全知的觀點來介紹解釋劇情、人物,適時搞笑幽默,穿插在黑白電影平鋪直敘的劇情,因此觀看時不會苦悶,反而相當有樂趣。從《大佛》變成《大佛》+,黑色幽默延伸後沒有變調,反而讓故事描述更加深刻。(9.5/10,上映日期:2017/10/13,圖片/甲上娛樂臉書)

全知的旁白

《大佛普拉斯》從頭到尾都是台語旁白,而旁白就是導演配的,這部電影的旁白,簡單的來說,就是「神」的角色,他會一一介紹人物,劇情在走,他就在一旁穿針引線,旁白設計相當有巧思,不多不少,幽默也剛剛好。因此非常重要,沒有了旁白,雖然還是可以知道劇情在講啥,不過卻會少了趣味,這裡少了什麼,旁白就填空,而且還會跟觀眾、演員做3分的互動,操作得相當成功。

貧窮與富有,黑白與彩色

《大佛普拉斯》一次走了「4樣人生」:肚財、菜埔、釋迦和啟文,前3個都在貧窮線下掙扎,而啟文則是留美回台,還是一間工廠的董仔,撿回收度日、流浪漢和夜班警衛+打零工,他們有的孤單一人,有的家有長輩要撫養,負擔非常大;相對於啟文,順遂的人生+有背景可以靠,就算殺人放火,也可以很多方法躲過,社會上流與邊緣的對比,非常強烈。有趣的是,色彩對比也相當強烈!在觀看行車紀錄器某部分,只有錄像器中的董仔的生活是彩色,其他地方則一樣是黑白,頗有趣。

電影裡面充滿階級的對比,有錢人、有頭有臉的人,檯面上檯面下表面功夫都一流,到頭來卻是爾虞我詐;而沒錢無勢的人,就只能待在陰影下,無人知無人聞,不過卻能互相依偎互相扶助,交到真正的朋友。

佛裝的表面之下

電影當中有一個橋段,是師兄姐、法師與啟文、議員等人,正在清點交貨「大佛」,挑剔的師姐先禮後兵,批評完成品,最後加一句「阿彌陀佛」,議員回嗆再加一句「阿彌陀佛」,雙方你來我往,唇槍舌戰,講完都加阿彌陀佛,看起來非常好像。感覺像是講完「阿彌陀佛」業障就立馬消除了,互婊互嗆完,造了口業越罵越兇,阿彌陀佛也喊越大聲,臉帶笑意心裡應該是7pupu。

信仰變成了擋箭牌,嘴念著經什麼都變的不要緊了,佛在人的想法當中是神聖的,皈依的Seafood變成代言人,虔誠者不說,表面虔誠的人就像裹著糖衣的毒藥,嚴重的真的是到戕害社會。

台語和草根

台灣的戲劇從《通靈少女》到《花甲男孩轉大人》,收視屢創佳績,台語、宮廟神鬼和傳統,越走向現代化、科技化,這些都被拿來當成「懷念」、「回憶」的素材,甚至是「奇觀」來看待,不過比起前2部電視劇,《大佛普拉斯》聚焦到更小的領域,刻畫得更加細微。

前2者是校園青春愛情,和親情,而《大》講述另一種「社會不公平」、「人生而不平等」,更加真實,你我身旁每天都在發生的事情,邊緣人的悲苦無奈,有錢人的荒誕生活,光是去的醫院就有差別。

越細膩刻畫這些草根人物或故事,台灣人的作品在國際上,就越更亮眼,我不知道這種現象,會不會持續,也不知道該怎麼定義,我只知道這些故事,非常真實的在我們身邊上演,也非常值得我們去關注、了解。

預告片

推薦閱讀

相關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