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龜的海巡週記之菜逼巴是原罪嗎?

香蕉灣安檢所二兵,黃阿龜。

這一周,我感覺不管你做什麼行業,菜鳥都是有原罪的,在軍中更是如此,所有的雜事,都是菜鳥們一手包辦,海巡是比較特殊的兵種,一個安檢所中,可能只有二十幾個人,但要整理的範圍很大,吃飯也自己煮,掃地拖地等都是菜鳥的工作,加上要站哨,可能不怎麼輕鬆。

非常感謝學長們

先來個笑話。小明當兵的第一天,聽別人說軍中「學長學弟制」的觀念很重,所以他非常的緊張,而當他到了軍中,竟然每個學長都好像在學雞叫:咕咕咕,手也彎的像一隻雞一般,大家知道為什麼嗎?因為……

學長學「帝雉」……哎呀不好笑嗎?

回歸正題。其實到了安檢所,我很緊張,因為知道菜鳥可能會被修理,但是香蕉灣學長人都非常好,肯教菜鳥們事情,尤其是在海巡的職務上,他們都會不厭其煩地教,真的讓我收穫很多,也讓我對於面對這些複雜新事物的恐懼少了很多。

一想到他們對於職務上的嫻熟,我以後也可以這樣嗎?他們對菜鳥犯錯的包容力也很大,會體醒你,怎樣會被禁假,怎樣會被罵,很熱心,且每個學長都有值得學習之處,例如有些人做事很有條理、有邏輯等。

站哨累翻天

大家都說海巡是「爽兵」,其實一點都不爽,會覺得爽是因為大家看到海巡輕鬆的一面,或者是因為電視新聞上的負面新聞,但我們要排班站哨,常常會輪到半夜的班,一天最少要站哨八小時,人少時還要更多,付出的精神力大,也有付出日夜顛倒的生理負擔。海巡兵要監控海面,有時候要值班,走時候要安檢,自己的生活起居要自己打理,每天下午還要上課……,外人難以想像的繁雜。

所以下次看到海巡不要再跟他們說:ㄟ,爽兵喔!

適應  轉變態度

對我來說,當兵就是一種刻苦的學習,因為我討厭不自由,我討厭強力的束縛,尤其是我非常不願意做的事。但如同前面幾篇說的,這樣可以訓練我的忍耐能力,我盡量忍受,盡量轉變自己的心情,好好的過下去。

學長說,在這裡,要會看眼色,什麼身分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,菜鳥有菜鳥要做的事,而老鳥也是這樣過來的,甚至以前的學長對菜鳥是更加地嚴酷,我們算是幸福的了!這樣我還能抱怨什麼?沒有,就認份、自動的去做好每一件事。

在外面過一天,在軍中也是過一天,明日就這樣復明日。

屏東恆春,國境之南

一位痀僂,他少了一隻手;一隻狗,牠少了一隻後腿。痀僂他正疾走過安檢所旁,那隻狗跟在後面卻很難跟上,牠氣喘吁吁,必須停下來休息一下,再急速地跟上主人。

這個景象,讓我很好奇,也有很多想像,你有什麼感覺?

在這裡,不管你在都市中,你是什麼樣的人、不管你的職業是什麼,都可以得到解放,因為沒人認識你,大自然會包容所有人的。那位斷了手的痀僂可能以前是為軍人,或是在工作中弄斷了手,如此的悲傷,就讓它留在黑暗城市吧,重新開始。

推薦閱讀

相關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